林峰:国象纵横谈 “两卡”五次世界冠军争夺赛(上)

棋牌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 林峰

林峰:国象纵横谈 “两卡”五次世界冠军争夺赛(上)

  赛事编

  1984年9月24日,英国路透社发的世界各地要闻中,第三条的内容是:阿纳托里·卡尔波夫和加里·卡斯帕罗夫在世界冠军争夺赛的第五局中弈了22个回合,双方同意和棋。棋讯能与军国大事相提并论,一是说明国际象棋这一运动项目在西方地位很高;二是说明这次世界冠军赛,牵动着成千上万棋迷的心。据报道,各国派往赛场采访的记者多达400余人。

  第一次“两卡”的世界冠军争夺赛,1984年9月10日于莫斯科苏联工会礼堂揭开序幕。比卡尔波夫年轻12岁的卡斯帕罗夫,是在候选人半决赛和决赛中先后击败科尔奇诺依(7比4)和前世界冠军斯梅斯洛夫(8.5比4.5)后取得挑战权的。近年来他棋艺突飞猛进,声誉鹊起,被誉为“光辉灿烂的棋坛新星”。

  赛前行家们纷纷作了预测,认为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比赛。曾先后担任过“两卡”导师的鲍特维尼克认为,卡斯帕罗夫是近10年来卡尔波夫遇到的最为匹配的对手。他预料,如果下完12局卡尔波夫只落后1分或不落后,这位冠军就有望夺得最后胜利。斯梅斯洛夫觉得要具体地预测比赛进程是困难的,但相信这两位棋手都会战斗到底的。另一位前世界冠军塔尔指出。双方都精通棋艺奥秘,各自都拥有自己的杀手锏,这是一场完全势均力敌的比赛。

  开赛前4天,被称为卡尔波夫阵营参谋长的巴图林斯基同卡斯帕罗夫说:“你明天就得和我们一起签字同意此次比赛的赛制,否则,尽管实际上连一步棋都没有下,你将被判决输掉这次比赛。”这自然是一场心理战,处于压力下的卡斯帕罗夫和他的同伴们别无选择,只好上场迎战。

  战幕拉开以后,连下两个和局,第三局卡尔波夫攻开突破口,以1比0领先。第六到第九局中卡尔波夫又得了3分。前9局4比0一边倒,此时舆论大哗,似乎专家们预测的所谓“一场难分高低的生死搏斗”,将被证实是无稽之谈。

  有天赋的进攻才能的卡斯帕罗夫连连失手,原因何在呢?多数人把此归咎于他本人缺乏经验和他的助手们大都来自苏联新一·代的缘故。他们认为,这位来自穷乡僻壤的加盟共和国阿塞拜疆巴库的棋手,对于这种世界冠军赛的策略之类茫然无知。而与此相反,卡尔波夫有着这方面的丰富经验和拥有最佳的智囊团。例如,卡斯帕罗夫的两位主要助手铁木甲科和尼基丁,一年前才只有国际大师称号,而卡尔波夫的两位主要助手扎伊采夫和巴拉绍夫,不仅都拥有国际特级大师头衔,而且都是著名理论家和功勋教练。行家们都觉得卡斯帕罗夫大势已去。有位西方棋评家甚至发表署名文章说:“奖金额高达百万瑞士法郎的这次对抗赛,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次世界冠军赛,我不幸看到了。”他认为,挑战者可能受到威胁,他不可能弈得很好。

  第十到第二十六局双方连下了17局和棋,虽然和棋并不意味着风平浪静,相反好多局棋都是激战后的城下之盟,但是观众却很不满意,例如第二十四局弈毕,只有一人鼓掌,随后是一声嘲笑的口哨,接着是一阵不满的喧嚣声。

  第二十七局卡尔波夫凭先行之利,以一连串巧妙和正确的打击,向对方施加持久和逐步加重的战略压力,又得1分,5比0,持续两个多月的漫长马拉松式的对抗赛眼看就要降下帷幕了,大会工作人员都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即使是卡斯帕罗夫的最热情支持者,也不得不承认挑战者已无生望,继续负隅抵抗无非是捱时间而已。

  接着经过4局和棋之后,卡斯帕罗夫终于在第三十二局首次得分,看来“剃光头”是被避免了。以下又是令人沉闷的14局和棋。这种漫漫无期的持久战,也许使两位大师本人也感到厌烦失望。卡尔波夫不得不违反自己的诺言,在马拉松未到终点前就去理发。他的斗志消耗殆尽,以至在执先的第四十三局分明己取得优势局面时,却也无心恋战,竟于第二十一回合同意和棋。比他年轻得多的卡斯帕罗夫也疲惫不堪,甚至出现了走完棋忘了按钟的现象。关于观众的情绪,那就更无需说有多么的不满意了。卡尔波夫,这位受人爱戴的棋王,以往他一进入大厅,就会受到暴风雨般的掌声和一阵阵欢呼的礼遇。但是,比赛进入到这种阶段,即使最狂热的棋迷也都味同嚼蜡了,观众席上的空位越来越多。

  1985年1月30日,圆柱厅的观众起立欢呼,卡斯帕罗夫赢了第四十七局。第四十八局经3次延期,推迟了9天,原因是比赛地点需要更动,长时期的比赛,把这座18世纪圆柱形大厅举办的正常音乐会和党政会议都挤光了,因此之故,比赛只得移到莫斯科郊外的一家体育旅馆继续进行。第四十八局,卡斯帕罗夫对卡尔波夫的王城频频发动攻势,大军压境,兵临城下,卡尔波夫在时限压力下于险境中崩溃了。3比5卡斯帕罗夫扳回了3局,舆论开始有利于挑战者,多数专家们认为,曙光在前,继续对弈下去,他会成为新棋王。

  2月13日,国际棋联主席坎波马内斯提出第四十九局延期举行·。2天之后,他在莫斯科一家旅馆中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结束目前正在举行的世界冠军赛,从同年9月开始重赛,仍由同两位对手比分从0-0算起,最高赛局数被限制为24局。这位主席谈到这一决定时说,这次业已弈了四十八局的比赛,打破了自1886年开始的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史上的种种纪录,这包括比赛的总局数、和局数、连续和局数,尤其是持续的天数。比赛已进行了159天,不仅两位对手,而且所有同这场比赛有关的人员都已心力交瘁。

  取消比赛的决定是空前的,也可能是绝后的。国际棋联主席的权力范围允许坎波马内斯作出这样的指令,但这一行动的本身也开创了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上一次难以逾越的鸿沟。苏联塔斯社和莫斯科的棋家们认为,这一决定表明了国际棋联领导对这两位超级棋手心理状态的关怀。但是“两卡”本人却都忿忿不满,公开声明对裁决持有反对意见。

  西方棋界分析,这一激烈而见长的世界冠军赛突然被宣布停止,其原因明显地是由于卡尔波夫的精神极度疲劳所致,尽管这位世界冠军本人声明,不同意结束比赛以及重新开始。卡斯帕罗夫则痛苦地对国际棋联主席说:“你剥夺了我的机会,因为在漫长的5个多月中,我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能获胜。”他还愤懑地说:“在国际棋联主席的导演下,每个人都扮演了自己的角色。”

  鉴于上述种种因素,1985年的“两卡”对抗赛则更为举世所瞩目了。9月3日,这一对历届世界冠军赛中最年轻的对手,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厅重燃烽火。卡斯帕罗夫在这届比赛中显示了他的个性。在有苏联文化部长等官员出席的开幕式上,他拒绝和卡尔波夫握手。以后,又多次拒绝卡尔波夫提出共同分析赛局的要求。这成了当时人们的热门话题。

  这次对抗赛,卡尔波夫输了第一局,但弈至第六局,他反超出1分。弈完第九局后,场上比分是5比4,卡尔波夫领先。此时,卡尔波夫阵营中一位神秘人物开始“登台”,他每天坐在观众席第四排,透过一副玳瑁架的深度近视镜片用阴森的目光,凝视着舞台上的卡斯帕罗夫,有时会至举起大的望远镜,死死盯住卡斯帕罗夫,连他的一个细小动作也不放过。这个神秘人物名叫祖恰夫,是位职业灵学家,据说他有施催眠术的本领,谙熟灵学,他的这一套伎俩曾在1978年帮助卡尔波夫打败科尔奇诺依的挑战起过重大作用。然而对于卡斯帕罗夫来说,祖恰夫的“灵学”却失了“灵”。自从祖恰夫露面后,卡尔波夫连连失利。卡斯帕罗夫在第十一局成功地布设了一个战术圈套,追成平手。接着,他赢得了关键的第十六局。对此,丹麦国际特级大师拉尔森称赞为“是卡斯帕罗夫从事棋艺活动以来下得最出色的一局棋”。而阿根廷国际特级大师纳多尔夫则充分肯定了卡尔波夫良好的防御技巧,他说:“我们看到了世界上两位最优秀的棋手异常精彩的对局,他们正处在巅峰时期。”

  11月9日21点56分,1500名观众狂热地欢呼卡斯帕罗夫的名字,他以13比11的战绩战胜卡尔波夫,成了棋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冠军。时年22岁。

  1985年底,国际棋联决定恢复原世界冠军失冕后进行回敬赛的权利(这项权利,1963年被取消,鲍特维尼克因而退出了世界棋王的竞逐),卡尔波夫便声明,要利用这一权利,国际棋联遂定于1986年2月开赛。卡斯帕罗夫对此十分反感,声称自己太累,拒绝再赛。国际棋联主席坎波马内斯飞抵莫斯科,与卡斯帕罗夫进行交涉,未获结果。这位主席便宣布,如果卡斯帕罗夫拒赛,将取消其世界冠军资格。最后,由苏联棋协出面调停,谈妥回敬赛推迟到7月28日开赛。回敬赛的奖金总额为91.5万美元。“两卡”在赛前的记者招待会上,一致同意将这巨款捐献给1986年春天苏联契尔诺贝利核电站外泄事故的受害者。

  回敬赛局数仍是24局,前12局安排在伦敦,以后在列宁格勒。比赛规定先胜6局或先得12.5分者为胜,如果最后战平,卡斯帕罗夫继续保持冠军头衔。比赛由素有声望的联邦德国国际特级大师施密德担任裁判长。

  回敬赛如期开始了。起先双方似乎都有试探对方的意向,接连下了3局和棋。第四局,卡斯帕罗夫先拔头筹,取得胜利。第五局,卡尔波夫凭先走之利,扳回1分。第六局又和了。第七局,卡尔波夫走得凝重有力,取得良好的局势;但卡斯帕罗夫临危不惊,突出奇兵,大胆地以车换马,顿使形势改观,迫使对方签订和约。这局棋对卡尔波夫产生了一些影响,第八局棋又输了。以后又连下了4局和棋,第一阶段的前12局,卡斯帕罗夫领先1分。

  经过一个星期的休整,双方移师到列宁格勒继续交战。第十三局弈和。第十四局卡斯帕罗夫在中局时以简洁明快的手法处理局势,经过一连串兑子交换转入优势,残局取胜。这样,卡斯帕罗夫领先了2分。第十五局和棋之后,卡尔波夫又输了第十六局。形势对卡尔波夫十分不利,但卡尔波夫在逆境中奋起,连胜了第十七、十八、十九局,把比分拉成9.5比9.5。这一惊人的奇迹,使舆论界大为哗然,卡斯帕罗夫的拥护者们瞠目结舌。

  但卡斯帕罗夫毕竟不是等闲之辈,虽然连失三城,斗志反而旺盛起来。他表示以后再也不能输了。继第二十和第二十一局和棋之后,他以出色的棋步赢了第二十二局。接着,第二十三、二十四局卡斯帕罗夫又顽强地抵住了卡尔波夫的进攻,取得和棋,从而以12.5比11.5卫冕成功。棋坛行家们的评论是:“在有国际象棋历史以来,还找不到像这一对水平如此接近的高手决一雌雄。°

  也参加该刊的编辑工作。“让人家瞧瞧,棋评应该是什么样儿的。”他平素总要花上数小时去翻寻那一大摞一大摞的旧书和人们弃而不用的变着。在发掘前人的遗产时,他的眼光并没有只盯住那些浮在表面的奇珍异宝上,每一颗陈年的涩果都要仔细地品味,掲开其中的奥秘。由于菲舍尔的出现,许多经年沉睡不为人知的着法又重新焕发了青春。要发现它们却需要一双察秋毫的眼睛,以及能移山填海的毅力和力量。

  总之,菲舍尔之所以能成为王中之王,赢得“世纪浴血战”,与其说是他的棋艺天赋,不如说是他的勤奋、不屈不挠的斗志和对国际象棋伟大的献身精神。

  (待续)

(责编:樊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