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国象纵横谈 “两卡”五次世界冠军争夺赛(下)

棋牌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 林峰

林峰:国象纵横谈 “两卡”五次世界冠军争夺赛(下)

  赛事编

  这次回敬赛“两卡”之间的斗争从心理战发展到情报战。关于这一点,卡斯帕罗夫回忆道:“我曾经说过,我所走过的路是多么不顺。要知道,并不是全部人都希望我胜……我们的比赛进行到第十七局,我在领先3局的情况下,出乎意料地又连丢3局,连我自己都懵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后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我身边有‘密探’·。”

  这个“密探”,卡斯帕罗夫估计是符拉基米诺夫一一在卡斯帕罗夫阵营中工作时间长达6年半,一位深受信任的伙伴。

  卡斯帕罗夫的智囊团经常在一起探讨问题,例如研究开局战略等等。符拉基米诺夫把智囊团和卡斯帕罗夫所讨论的开局实例都详细地记在笔记本里。后来卡斯帕罗夫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这方面的笔记,符拉基米诺夫对此解释道:“这些笔记主要是帮助自己的记忆。”但是卡斯帕罗夫注意到,在此之前,他从无记笔记的习惯。

  在这一段时间里符拉基米诺夫神出鬼没,举止也着实令人生疑,有时他突然离开大家,不知去向。在卡斯帕罗夫和卡尔波夫进行第十八局比赛关键时刻,他又不见了踪影。最后这局棋卡斯帕罗夫输了。而且,卡尔波夫走出的着法恰好与笔记里记的分毫不差。

  卡斯帕罗夫认为,从连输三局的情况来看,一般来讲,卡尔波夫不知道对手将要采取的开局以及战术,是不可能的。当然,卡斯帕罗夫的估计毕竟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证实。然而从这上面也可以显示在世界冠军赛赛场上进行的斗争是非常复杂的,它远远超出了棋艺竞争本身的范围。

  年轻的卡斯帕罗夫再次击败了卡尔波夫,声誉大增。各国报刊、杂志对他争相报道,盛赞他精湛的棋艺、潇洒的风度。还介绍他曾经同32架机器人作过一次车轮大战,奋战5小时后,卡斯帕罗夫以32比0获得全胜。另外,他在一次国外访问时,同10名一级以上水平的棋手进行计时盲棋比赛,获得9胜、1负的赫赫战果。甚至还介绍他超人的记忆力,如熟记几百个电话号码,平时打电话根本不用电话簿。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由苏联塔斯社体育部组织的40个国家共43家通讯社评选的1986年世界最隹运动员中,卡斯帕罗夫名列第三(第一是世界足球明星,阿根廷的马拉多纳,第二是苏联著名田径选手布勃卡)。

  1987年10月,卡尔波夫以挑战者身份再次与卡斯帕罗夫对垒。比赛的地点是西班牙南部城市塞维利亚。这个城市为比赛提供了4亿比塞塔(约320万美元)的巨额奖金。这两位个性迵异的超级棋星进行了一年一度的第四次对抗赛。

  比赛赛制与1986年和1985年的上两届世界冠军赛一样,仍是24局制。第一局双方战平,第二局卡尔波夫首开记录,击败了卡斯帕罗夫。第三局战和。第四局卡斯帕罗夫扳回1分。第五局卡尔波夫又击败了卡斯帕罗夫。接着又和了两局。第八局卡斯帕罗夫取胜。前8局战绩,双方平分秋色。但从比分情况来看,双方咬得很紧,有4局棋分出胜负,这在最高级比赛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第九、十局双方战和。第十一局,卡斯帕罗夫开局弃兵,进入中局力图不变取和,卡尔波夫主动求变,寻觅战机,但在激战中走了一步错着,造成败局。卡斯帕罗夫领先1分。卡尔波夫继续奋战,第十二局起,接连下了4局和棋。第十六局胜了卡斯帕罗夫,比分成8比8,双方战平。

  第十七局至第二十二局,他们下了6局和棋。比分成11比11。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形势对卡斯帕罗夫有利,因为他在最后两局棋中只要胜1局或和2局就能卫冕。在关健的第二十三局里,双方都背水一战。这对卡尔波夫来说是势所必然,而对卡斯帕罗夫,这样决定却很难评定是正确抑或不当。总之,第二十三局棋双方都在倾尽全力“冲刺”。卡斯帕罗夫的棋法显得血气方刚,卡尔波夫则是外柔内刚。经过苦苦的纠缠厮杀之后,卡斯帕罗夫以为出击时机已到,挥师入侵卡尔波夫的王城,看似胜券在握,殊不料卡尔波夫以极其机智的一着化解了局势,迫使卡斯帕罗夫签订城下之盟。

  第二十四局最后决战前,卡斯帕罗夫要求延期,作一番休整。这是否会对卡尔波夫产生心理压力,旁人是不得而知的。然而,对局一开始,卡斯帕罗夫便用一种从未露过面的布局和卡尔波夫对阵,多少使卡尔波夫感到疑虑,以至大量消耗时间,仅仅弈至26个回合,已经用得只剩下可怜的5分钟了。但局势仍不明朗,终于使他在时限紧迫的情况下放过机会,走出错棋,待到度过时限的难关,棋局的形势已落入明显的下风。恰好此时封棋,这对卡尔波夫的处境更为不利。续弈时,卡斯帕罗夫的取胜计划十分正确,在一连串紧逼的棋步之后,卡尔波夫确信大势已去,便微笑地伸出手去,向卡斯帕罗夫表示祝贺,卡斯帕罗夫以12比12再次卫冕成功。

  两卡的多次龙争虎斗,激起了亿万爱好者的兴趣。1987年,南斯拉夫一家最大的通讯社评选世界十大名人,与里根、撤切尔夫人、邓小平等政界风云人物同上一榜而分列第六、第七的正是这两位当代的超级棋星卡斯帕罗夫和卡尔波夫。1990年年初,国际棋联公布上半年的国际等级分,卡斯帕罗夫达到2800分,刷新了美国天才棋手菲舍尔1972年创下的2780分的记录(曾被认为是神话般不可超越的记录),苏联体坛为之欣慰,因为此举抹去了菲舍尔这一不祥名字在他们心中投下的嘲弄的阴影。卡斯帕罗夫作为苏联棋界的英雄、体坛骄子而殊荣有加,他在世界头号体育强国内被评选为苏联体育I十隹之首。

  与此同时,他的老对手卡尔波夫重振雄风,从1989年9月起至1990年3月又在世界冠军候选人赛中杀了出来,在准决赛、半决赛和决赛中先后击败了冰岛雅特森、苏联尤苏波。和荷兰蒂曼三位国际特级大师。卡尔波夫在以6.5比2.5轻取号称西方棋王的蒂曼以后,喜气洋洋地宣布:“我要夺回世界冠军的称号。为此,我做了很多努力。”

  新的“两卡”之战定于1990年10月起先后在纽约和里昂两地进行。在重燃烽火之前,双方阵营之间已掀起一场政治攻势。据卡斯帕罗夫的主要助手之一阿兹玛透露,有人提出要用重金向他收买小卡赛前准备的情报,在遭到断然拒绝后,他又遭到住房险些被焚烧的威胁,于是他只能请求警方保护。阿兹玛说,本不愿让小卡知道,免得情绪受影响,但小卡还是知道了,并说“我相信这是真的,有人不喜欢我。”卡尔波夫阵营则认为这全是无稽之谈,大卡本人说:“在我们这个世界里,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对此“行贿案还是诽谤罪”的事件,西方人士倾向普遍认为,这也许是两个阵营之间的宣传战。在这样极端对立的气氛下,10月8日于纽约举行了第一局比赛,小卡攻势凶猛如潮,大卡防御密不通风,弈至第三十九回合,双方同意和局。第一阶段结束,前12局双方均是1胜、1负、10和,各得6分持平。

  1I月24日争霸战移师里昂,第二阶段连下4局和棋。但自第十七局开始小卡开始发力,弈完第二十二局小卡已获12分决胜分。12月31日双方弈至第三十六回合时,同意和棋、卡斯帕罗夫以12.5比11.5再一次保持了世界棋王的桂冠。在棋盘上再次证明自己是当今世界王中之王的卡斯帕罗夫除了拿到200万美元的高额奖金外,还获得了一只价值百万美元的1018颗钻石镶嵌的奖杯。

  自1984年至1991年的8年间,“两卡”共交锋155局(包括5次世界冠军对抗赛的144局),小卡以胜23、负19、和113 稍稍领先,和棋比例高达72.9%,胜率不足52.3%。双方的胜负可谓毫发之间。

  如果把大卡喻为国际象棋丛林的蟒蛇之王,那么,小卡恰似威慑四方的非洲雄狮。两卡棋风迥异,大卡稳健细腻,讲求子力协调,善于捕捉对方的微小失误取胜,是最上乘的局面型棋手。小卡则剽悍凶猛,走棋不拘一格,善于长驱直入弃子搏杀,是最卓越的战术组合型棋手。无怪乎棋评家们公认“两卡”是自1886年开创正式世界冠军赛以来最佳匹敌、水平最接近的对手。

  “两卡”不仅棋风不同,而且思想、性格和兴趣爱好诸方面的差别也很明显。就读于莫斯科大学数学系并取得列宁格勒大学经济系文凭的大卡衣冠楚楚、谈吐谨慎,政治上稳重,被称为正统的苏共党员。而出生于石油名城巴库、毕业于阿塞拜疆民族学院外语系的小卡则衣着随便、言词激烈,常以“自由派战士”自诩,他还把比赛奖金捐赠给自己任副主席的苏联一个社会团体。大卡爱好集邮、读书、看戏剧、电影和体育运动,总之是好静。而小卡则对体育运动的兴趣要超过对文学和哲学的喜好,他平时爱踢英式足球,在球场里也是一员猛将。他有一辆颇为得意的进口自行车。每周数次在郊外公路不怕冒险地快速飞驰,时速常达50公里以上。

  卡尔波夫的名言是:“输棋要能和赢棋一样来对待。”卡蹰帕罗夫的格言是:“不是我,是谁呢?”

  “两卡”并存,称雄棋坛,把堪称世界体育项目中历史最悠久、开展最广泛、专项书刊最众多以及运动寿命最持续的国际象棋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

(责编:樊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