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棋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聂卫平不叫聂卫平,他叫“聂旋风”。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文章来源: 聂圣酒业)

  聂卫平 生于1952年,从小学棋,凭借着惊人的天分和对围棋的热爱,在23岁那一年,他打败了围棋老将陈祖德,取得了14连胜,拿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新体育》与日本棋院《围棋俱乐部》协商举办“中日擂台赛”,1984年10月在东京开幕。

  正是中日围棋正面较量的时刻,比赛中,聂卫平连胜日方小林光一、加藤正夫、藤泽秀行三位大将。此前,日本棋手掌握着围棋世界的话语权,这一次胜利,一举改变了世界围棋的格局,中日围棋可以抗衡的时代来临了。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战胜藤泽秀行后两人握手

  不管是哪个时期的比赛,聂卫平都胜多负少,棋风凌厉,犹如大军压境、旋风出击。于是,日本围棋界叫他为“聂旋风”后,这个绰号很快传回了中国,传遍了中国。

  1988年,国家体委授予聂卫平“棋圣”称号,他成了获此称号的第一位中国棋手,四次入选全国十佳运动员。聂卫平的名字又变了,变成了“聂圣”。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方毅为聂卫平颁发棋圣证书

  一股“围棋热”彻底席卷了80、90年代,大量的棋迷来信,收信人都是聂卫平。因为数量太多,他专门找了一个“秘书”来收信、整理、回信。“聂圣”一时风头无两,甚至被写进了后来的历史书,中国的近现代史中有了聂卫平的名字。再后来,人们都尊称他为“聂老”。

  这个围棋史上的第一人,棋迷崇拜的聂圣、聂老,在生活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聂老与女儿菲菲

  2004年,聂卫平的小女儿出生了,取名聂云菲,小名菲菲。她说,“在生活上,老爸就像个小孩儿。”

  她回忆,家里最常出现的情景,是老爸想吃冰棍,但打不开复杂的包装,得找自己帮忙;想喝水,但拧不开水的瓶盖,喊着“菲菲”,让她来打开。一旦她帮忙解决了这些问题,老爸就油嘴滑舌地夸奖:“还是你厉害”、“菲菲你真棒!”

  有个晚上,聂卫平用ipad看球赛,突然网络出现了问题,他不知道怎么解决,只好来敲女儿的房门,把已经睡着了的菲菲叫起来,问她“你看这ipad怎么不行了?”

  今年暑假,菲菲正在网络线上考试,明明提前叮嘱过家人都不要出来,结果考试没多久,爸爸的身影出现了,菲菲赶快把摄像头调转了个方向。一问,他要拿桌子上的酸梅汤。那一瞬间,聂卫平在围棋上的全能与生活上的“呆萌”简直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聂老与妻女

  聂卫平同样不用手机。经常有人想要加他的微信或电话,被告知“我没有电话,你存我女儿的手机号吧”。有一次,北京市的市长想留个联系方式,他把菲菲的电话给了市长秘书。可以说,菲菲不仅是他生活上的小助手,也成了他的经纪人。各路人想找到聂老,首先要经过聂老的女儿。 

  除此之外,在聂老的生活里,女儿还是贴心小棉袄。

  2013年上半年,61岁的聂老被检查出了直肠癌第四期。这在当时非常危险,从住院到手术再到出院,女儿和妻子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菲菲陪着聂老打牌

  菲菲记得,那一年她才九岁,正是暑假,自己每天早上六七点起床,跟妈妈一起熬好红豆薏仁汤和有益于消化的食物,拎着西瓜去医院里陪老爸。怕老爸无聊,她就跟他打牌,两个人玩“24点”。每天都来医院,菲菲的暑假作业甚至是在病房里写完的。

  得癌症住院的那段时间,聂卫平着实被折腾了一把。除了手术切掉7厘米的直肠,他还做了9次化疗。刚住院时,医生分析,抽烟和喝酒的习惯不利于病情,这下连酒也不让喝了。

  聂老嗜酒如命是出名的,吃饭时一定要来两盅,他尤其爱喝白酒,喝4斤白酒都不醉。让他戒酒,不太现实。

  但手术后去医院复查,医生吓唬他说:“这病治好了,你戒酒就可以多活好些年,这样可以更多的时间跟女儿在一起。”为了女儿菲菲,彻底康复之前,聂卫平才不再喝酒。

  这就是聂老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形象——“女儿奴”。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聂老平时生活里棋务繁忙,常常出差十天半个月。而菲菲高中后读寄宿的国际学校,每个周末和节假日才能回家。父女俩很久才能见到一次。想女儿了,聂老会借别人的手机跟女儿联系。 

  一同参加活动时,与聂老熟悉的棋手常常被问“有没有加过菲菲的微信”,如果加过,那么手机会被聂老借去打视频电话。 

  菲菲接到过檀啸打来的视频,当时她十分疑惑,甚至有点懵:“这是怎么回事?檀啸哥哥找我有什么事?”接了之后才知道,是老爸打来的。 

  对聂老来说,女儿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需要他去讨好的人。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今年7月,聂老接受媒体访问,拍摄地点定在他家小区门口的咖啡馆,从家里出发走过来需要约十分钟,但他觉得走路太远,说“恨不得把出租车叫到楼门口。”

  但不久前并不是这样。六月,他跟家人去了一趟贵州,参观完茅台酒厂和茅台博物馆后,菲菲表示对历史很感兴趣,想继续去看遵义会议遗址。

  大家都已经走了一上午的路,不爱走路的聂卫平更是疲惫。他没多说什么,陪着女儿去了遵义会议遗址。他一边气喘吁吁地爬楼梯,一边给女儿讲述过去的峥嵘岁月。尽管多次抱怨“太累了”,他还是乐此不疲,甘愿做女儿的导游和讲解员。

  在聂老的微博里,有数条提到菲菲的微博: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爸爸,能不能别跟我提围棋’…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情人,也有说是永远得不到的恋人,不管怎么说,我倒觉得真有那么点意思,现在对闺女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基本她说什么我就干什么,她知道我是棋圣,这话是故意的…今天是菲菲的生日,又大一岁,祝她生日快乐,祝愿天下小朋友们每天快快乐乐快快长大。”

聂卫平:围棋世界里的棋圣 家里的“女儿奴”

  “父亲节我正好在家,收到女儿的祝福,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说,还给我准备了蛋糕,估计我一高兴血压又高了。女儿开心就是我最幸福的事儿,谢谢小菲,爸爸爱你。”

  可以说,向来人如其棋的聂老,只有在面对女儿的时候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