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

棋牌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第二届中日擂台赛,聂卫平战胜片冈聪后复盘

  一、体育馆

  1986年12月4日,北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于中国围棋而言,却是重要而难忘的一天。

  在东城区天坛公园东侧的北京体育馆外,街上行人照旧熙来攘往。但体育馆内,却发生着牵动亿万颗心的重大赛事。

  这座算不上高大、显露出浓郁欧式风情的体育馆,是新中国成立后建设的第一座综合性场馆,它被人们称为“世界冠军的场地”。上午十点,在体育馆南三楼,近二十架照相机和摄影机组成一个巨大方阵,将一台放置棋盘的对局桌围了个严严实实。座中对面坐着两人,一人是日方选手片冈聪,另一名则是中方主将聂卫平。

  擂台赛是交替黑白,这一局轮到了聂卫平执黑。比赛开始,他抓起一枚黑棋,干脆利落地在棋盘右上角的星位敲下一子。尔后,又重新拿起,再重重地拍在盘上。如此三四次,直到歪过头,问前面咔咔拍摄的摄影记者:这样够了吧!

  二、胶卷

  一阵闪光灯和快门声的纷乱光影过后,聂的脸上浮起了笑容。大敌当前,他倒显得十分轻松。而这距首届中日擂台赛的决胜局,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

  时光的影象如复刻胶卷快放。1985年11月20日,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那也是铭刻在中国棋迷心中最激奋的时刻之一。下午时分,当窗外的冬日余晖铺映在棋盘上,日方年逾花甲的主将藤泽秀行扶了扶眼镜,在催促的读秒声中认负的一刻,时间的齿轮仿佛停止转动。安静的对局室内,聂卫平只顾着和老先生复盘,并不知道这对局室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那天下午,中央电视台破天荒地搞了一次现场直播。从城市到乡村,从机关到校园,屏息关注着最后的结果。当陈祖德宣布聂卫平获胜的一瞬间,守在电视机前的人们沸腾了,恍如荒漠中瞥见绿洲的那份渴饮者的郁积情感,此际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这片广博幽远的土地上,炎黄子孙狂烈欣喜、热血激燃。

  聂轻轻呼出一口气,与其说他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壮举,不如说他卸下那块沉重的担子——总算不辱使命和殷盼。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战胜藤泽秀行后两人握手

  而作为第一届的日方主将,这位年过花甲的传奇、终身名誉棋圣秀行老先生此刻就坐在观战室内——他随日本团来到北京,全程关注着赛事的一丝一毫,瘦小的身形下潜藏着的奋勉不息的气息。

  三、信念

  如空谷里抟扶而上的骤起旋风,过去上演的惊奇,荡漾人们的心湖久久不能平静。

  回望首届擂台赛,中日八位高手摩拳擦掌,会于阵前。先锋战依田纪基先胜汪见虹后,中方江铸久一波气势五连胜,将日方大将小林光一遂请缨上马,后者更是以一波更为惊艳的六连胜,将最后中方主将聂卫平逼出帐前。

  虽已万千人,吾更往矣。聂卫平在日本热海先斩小林光一十段,后至日本棋院再克加藤正夫王座,将比分扳至7:7,最终的结局即将在北京体育馆画下句点,面对年届花甲的日方主将藤泽秀行,最终聂卫平以1又3/4子战胜这位日本名誉棋圣,挽澜而再胜!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成绩总览

  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挽狂澜于既倒,以8:7这样最动魄惊心的结局收尾。陈毅“围棋要赶上日本”的遗愿初步实现。

  那是一个贫瘠的时代,却又满怀着信念的富足,激血在燃。

  四、敦实

  二度争擂,中日两国围棋爱好者自然格外关注。

  第二届中日擂台赛,中方阵容有芮迺伟、张璇、钱宇平、邵震中、曹大元、江铸久、刘小光、马晓春、聂卫平;日方则派出了楠光子、森田道博、今村俊也、小林觉、片冈聪、山城宏、酒井猛、武宫正树、大竹英雄齐齐上阵。与首届相比,这一届人员增加,日方尽遣强将,无疑将更为重视了。

  首局比赛1986年3月21日打响,在两位女将中方芮乃伟和日本楠光子间展开,直战到第十二局,日方片冈聪执黑1目半胜马晓春为止,已将中方主将聂卫平再次逼出。

  片冈聪若再赢,则第二届直接结束,如告负,其身后还有山城宏、酒井猛、武宫正树、大竹英雄四员大将。

  危机情形,与首届的何其相似。不!这一次的局势将更加严峻,聂卫平又到了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境地。聂卫平再一次披挂上马,负重远行。可是,首局比赛开始后聂的表情如此轻松,让人们多多少少。

  当时的不少棋迷都说:“看聂卫平下棋,心里觉得踏实,放心!”在这位身形敦实的中方主将身上,关键时刻,就是有那股与他身形相符的、让人信赖的厚重力量。

  五、苦行僧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对片冈聪局面一

  棋局的进展平稳而迂缓,双方落子谨慎,固守着自己的阵地而徐徐待发。聂在左侧1位分投,白棋逼过后,又转到右上角抢先扳粘,紧紧揪住白两块尚未安定的棋。片冈聪被这样的强手所摄,节奏更慢了。

  片冈聪在比赛前两天便来到中国,下榻酒店当晚便找到酒店索要棋具,准备在赛前“磨磨刀”。第二天上午,片冈聪更是早早来到体育馆看赛场,就像是提前打探赛场的考生,对于比赛的重视程度由此可窥一斑。

  压力能成为动力,或许也能变为紧迫和负担。片冈就像是身负沉重包袱的苦行僧,落子渐渐拘谨起来,瞻前顾后,踌躇不决。白6经过长时间的酝酿才落在棋盘上,这一手显然太过幽缓。

  聂卫平当机立断,黑7跳出后中腹形状,白8不得不飞出拦断。黑9再飞入左上,黑棋步调显然更为快捷。

  下午两点,赛场中突然通明起来,原来电视转播开始了,围棋赛场为了电视转播需要增设了辅助灯光,这还是头一遭。两位棋手感到刺眼,都有意无意地调整了坐姿。

  两点三十分,聂卫平第一次外出吸氧。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大盘讲解开始了,王汝南和杨晖开始了直播讲解。此刻,聚焦在黑白电视前的无数双眼睛,开始关注着棋盘上的每一寸阡陌纵横。

  六、吸氧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对片冈聪局面二

  黑白子渐渐堆满在盘上。中盘战斗,黑1在上边盘二路爬,聂卫平甫一出手,就有些后悔了。

  此时,黑从A位大跳遁入中腹,才是目下的要点所在,这样的畅快出头顺带消弭着白势,肯定是披荆斩棘般痛快。

  正在忧恼之际,片冈已将白2重重打下,黑中腹顿显难以呼吸,窘迫无比。一番长考后,聂卫平黑3、5毅然决然地脱先走在右边,索性等待白棋出招。

  聂卫平舍命相搏的气势似乎震慑到了这位日方小将,他权衡再三后从6位靠出。不过,这一手看似强烈,却发力过猛。过犹不及,此时在B位远远分断,才是更为老辣的战法。

  惨烈的中腹厮斗,使得对局室蔓延出一种压抑的气氛。聂卫平离开棋盘,开始第二次吸氧,此时时钟指向四点四十五分。

  七、悬心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对片冈聪局面三

  盘上的棋子逐渐堆满。已到后盘,片冈白1跳下,局后被称为败着。复盘时片冈悔恨万分:白1真是严重的失误啊,本来当时觉得形势不坏了。此时,无疑在黑2位飞更显积极。

  白3不得不虎补防守,黑4透点巧妙,这一手深深潜入白棋阵地,击中了白形的要害。当黑6拉回时,研究室里的棋手们都如释重负般长吁了一口气。

  冬日的天黑的早,已经到了晚6点,对局室外的床外已是灯火通明。按照规定,赛场中供电照明用的碘钨灯泡只能连续工作三小时,现在已经使用了五个钟头,而比赛正处于焦灼之势。万一灯泡突然烧坏,那可真是要出“大洋相”了。

  好在现场一切正常,盘上的形势也在按着人们的预料运转。后半盘官子大势已定,只是进行着右下角无关胜负的劫争。两人在读秒声中盘点着目数,收束战场。6点55分,片冈眼见无处寻劫,便抓起盒盖中的一把棋子放在一边,表示认输。此时,黑盘面大约有盘十五的优势。

  众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如同那持续工作的碘钨灯泡,维系着最后的悬念,更如星火般照亮着寄望者的心田。

  八、迷雾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东征”中的聂卫平九段

  1987,台历翻到了新的一册。1月6日,清晨6点,百年不遇的大雾笼罩在北京城的上空。所有航班全部停飞,前往副本参赛擂台赛的聂卫平一行,赶上了这意外的耽搁。

  此时的擂台赛比分来到了“5-8”,中方再输一盘比赛就将画下句点,此时依然是濒临崖边的“赛点”境地。这样的形势多像眼前的浓雾啊 ,它氤氲缭绕,教人看不见前路,却要继续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绝无退路可言。

  大雾持续了将近九个小时,到了下午3点,波音747终于伴着轰鸣声,冲开层层浓雾,载着中国军团匍匐冲向天际,人们看到的是一片灿烂霞光。

  山川异域,不同天景。北京大雾朦胧,彼时的东京却是雪霁消散,而距离本局比赛地的箱根,则更是一片朗朗晴空。

  翌日上午十时,在箱根经团联迎宾馆,开始了擂台赛第十四回合的交战,聂卫平对阵山城宏,这一局聂卫平执白。豪华的酒店会议室内,却展现出了丰富的应景元素——油画、雕塑、书橱、盆树、插花……这一切都是极度的精致与豪华,透露着与围棋大赛交相辉映的高雅格调。

  对局室朝西一面全是落地长窗,透过玻璃,披雪静立的富士山近在眼前。她那高耸云端的卓越身姿,宛如自天宫下凡的仙女,在远处眺望着人间的琉璃光景——这斑驳泣血的胜负。

  人间激局罢,云卷已残阳。259手,白胜7目半,聂卫平以一局漂亮的胜局,力拒日方大将山城宏,将悬念继续延续下去。日本棋院《碁》周刊叹道:“迷雾渐渐散去,可怕的聂九段越来越清晰地显示出他的存在。”

  九、榻榻米

  数日后,在日本东京,擂台赛第十五局开场,这一次站在聂卫平面前的,是酒井猛九段。

  酒井猛,这样写意的名字,充满着浓厚的武士道风格,不过,似乎与他本人的一副瘦削身形并不相称。酒井猛是聂卫平的好友,这两年,两人还没交过手。

  酒井猛打进过日本本因坊战循环圈,日方选中他上场,更主要是因为他对中国棋手的成绩出色。尤其是他在1985年中日围棋对抗赛中,以2比0击败曾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5连胜的江铸久,并与马晓春1比1打平。通算他与中国棋手交手十盘,9胜1负。这样辉煌的成绩,在日本棋手中并不多见。

  酒井猛棋如其名,生猛力劲,醇如酒酿。小林光一说他棋里“有极其厉害的成分”,自非虚言。这盘棋聂卫平又回到黑棋先行,仍以热衷的“星·小目”开局。开局局面一直领先,下午酒井猛放出胜负手,一度出现险情,聂卫平接连看错,形势起伏不定。最后两人激战7个半小时,好在聂卫平以5目半之优胜出。

  当聂卫平最后赢下来时,在大冬天里汗流浃背。如同打虎武松后的浑身虚脱一般,当他复完盘,走到设在隔壁的休息室时,便躺在榻榻米上,连动都动弹不得了。

  十、西装

中国围棋冲天之战:披荆成三胜 冲天揽朝阳战胜酒井猛后,聂卫平在联欢会上

  因为每一局都站到了“赛点”,每次比赛时,日方都准备了闭幕式的有关事项。而聂卫平怒涛般连扳三局,一而再地将闭幕式变成了联欢会。现在比分改写成了“7比8”,日本队副帅武宫正树被请出,中方达到了预期的第一个目标。

  在联欢会开始前,日本队主将大竹英雄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聂卫平要和我交手,还得五年。”后来他申明这是玩笑话,他由衷佩服聂的棋艺,并表示要送聂卫平一套西装。聂卫平当即玩笑回应,“我要穿大竹送我的西装,和下一局的武宫先生比赛!”

  当时武宫正树和小林光一在美国洛杉矶进行棋圣战七番棋决赛的首局比赛。棋圣战决赛系列赛要打七局,由于棋圣战冠军可以得到2600万日元的奖金,武宫正树当然要全力以赴地去对付这一比赛。所以在联欢晚餐会上,藤泽秀行建议把聂卫平与武宫的比赛安排到5月份举行,也就是说中间要间隔四个月之久。

  展望这局未竟的大胜负,藤泽秀行称其为“世纪性对局”,因为将会在全世界产生深远影响。秀行先生对武宫正树一向十分器重,他殷盼两人能下出高水平的不朽名局。

  聂卫平深深地知道,真正的大战,还在后面,连闯三关之后,还须向这一个更大的目标迈进,渐渐逼近那个更厉害的“Boss”。

  历史的场景何其相似。若干年后,当另一名追风少年面临团体赛的危境,喊出“到头来,还是要看我”的另类和高调,同样地震慑着世人。中方团体在每逢危机患难的紧要关头,总有人怀揣着如扑朔着如豆的希望之火,隐隐显现。当他一如既往龃龉向前,最终会凝结聚集,变成一轮熠熠生辉的灿烂朝阳。

  (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