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大满贯就火爆 科普卡在PGA锦标赛终结冠军荒?

高尔夫
一遇大满贯就火爆 科普卡在PGA锦标赛终结冠军荒?

  北京时间8月6日,布鲁克斯-科普卡到现在已经有一整年没有赢过比赛了,这是自他还是美巡新新人类,甚至被人误读为“cupcake”以来最长的冠军枯竭期。

  如果你感觉好像并没有一整年,那是因为的确还没有一整年。

  去年10月在韩国希杰杯上,他离开发球台的时候因为踩到一块潮湿的水泥地面滑倒,进一步伤到左膝盖,失去了三个月时间。接着由于新冠疫情,他又损失了三个月时间。

  无论如何,美国PGA锦标赛都是他结束冠军枯竭的完美地点。

  这是大满贯,而布鲁克斯-科普卡认为这类比赛对他而言最容易赢。去年美国PGA锦标赛在贝斯佩奇黑色球场(Bethpage Black)开打之前,他这样说过,结果他创造了大满贯36洞最低杆数(128杆),取得了7杆领先优势,最终夺取了冠军。

  星期二,他坚定了这种信念。

  “是的,我仍旧是那种感觉,”布鲁克斯-科普卡说,“球场如此布局,已经消灭了一半选手。接下来,还有一半选手打不好。再下来,我感觉我内心足够强大,可以打败另外一半,因此只剩下大约10名球员。”

  这个算术没有捋清楚,但布鲁克斯-科普卡不想纠结在琐事上。

  “我想为什么我打得这么好是因为我能够非常轻松地分解事情,”他说,“出于一些原因,人们把高尔夫弄得没有必要的复杂。”

  可是最近,高尔夫让他感到很沮丧。

  他在RBC传统高球赛上收官打出65杆,获得第七名,看上去得到了一些动力,只可惜并局面没有顺着他的意思来。随后一个星期,他退出了比赛,因为他的球童收到了阳性检测的结果。他在穆菲尔德山村举行的工作日慈善公开赛上遭遇淘汰,纪念高球赛最后一轮打出80杆,然后在3M公开赛上再次淘汰。

  皮特-科文(Pete Cowen)是他的挥杆教练之一,从英格兰赶过来,其语言制造的火花不亚于单纯的技术建议。皮特-科文没有透露他说了什么,只是说了一个英国的术语,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不要自卑自贱,要向前看。

  “他痛批了我一顿,”布鲁克斯-科普卡说,“你开始感到有点低落,你打得很糟糕,你很难不自暴自弃。”

  布鲁克斯-科普卡的回应是上个星期在世界高尔夫锦标赛中获得亚军。TPC南风17号洞,他推入40英尺小鸟推,与贾斯汀-托马斯的差距缩小为1杆,可是因为最后一个洞开球过于激进,将球击入水中。

  一场比赛是否就足够呢?

  他的左膝盖是否好了,可以让他成为那个在世界第一位上连坐38个星期的选手呢?

  这场比赛可能是终极考验。

  谈到大满贯的时候,科普卡因为是“大赛专家”而闻名。他的胜率是泰格-伍兹以来从没人见过的高。他蝉联了美国公开赛冠军,然后蝉联了美国PGA锦标赛冠军。他参加的过去10场大满贯,赢了其中4场,因为受伤的关系在这段时间中错过了其中2场。

  自从一个世纪之前威利-安德森(Willie Anderson)以来,再没有人在美国公开赛上三连霸,而布鲁克斯-科普卡去年差一点做到,直到圆石滩最后一个小时,加里-伍德兰德(Gary Woodland)打出关键性的两杆。在比杆赛时代,从来没有人连赢三届美国PGA锦标赛。沃尔特-黑根(Walter Hagen,1924年到1927年)是比洞赛时代唯一连赢两次以上的选手。

  布鲁克斯-科普卡这个星期在TPC哈丁公园获得了机会。

  他最近的状态肯定让人有一丝怀疑。他的自信心,他的风度,暗示着他不应该被忽视。布鲁克斯-科普卡将穿着带勾勾的服装,带着一股不低头的怒气比赛。

  他第一次赢大满贯的时候遭到了质疑,因为2017年美国公开赛在很开放的艾尔山球场(Erin Hills)举行,重点在于猛力开球。可是接下来,他在辛纳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完全不同的考验中成功卫冕。两个月之后,他仍旧感到了人们的轻视,因为美国PGA锦标赛赛前预热采访名单之中,竟然没有他的名字。结果那个星期,他在贝勒里夫乡村俱乐部(Bellerive Country Club)创造了美国PGA锦标赛的杆数纪录。

  仅仅五年前,布鲁克斯-科普卡才第一次获得全部四大满贯的参赛资格。自此之后,他在74%的时候打出标准杆及以下杆数。自2013年以来他再也没有在大满贯之中遭遇淘汰。要知道那一年开始的时候,他还在打挑战巡回赛。

  瑞奇-埃利奥特(Ricky Elliott)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他的球童,回忆起2013年橡树山美国PGA锦标赛他被问到是否要与布鲁克斯-科普卡合作。他第一次在练习场上见到布鲁克斯-科普卡。

  “他当时打得很不稳定,” 瑞奇-埃利奥特说,“我心说:‘还是算了吧。’”

  布鲁克斯-科普卡在任何话题上都能自由地侃大山,然而当他来到哈丁公园,被问到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是谁时,却有所保留。即便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下滑到了世界第六位。

  “我对自己非常自信。我不知道……我觉得当你那样说的时候,你会带上期待,”他说,“我不想给自己设定什么预期。我只想按照我想要的方式打好高尔夫。如果我做到了,那么是的,我也许应该取胜。”

  非常容易,对吗?

  (小风)